现在位置: 首页 >> 新闻

"超白金"追忆过去:钱多了进岔道 我们天赋非最好

点击数:162017-09-13 23:56:20 来源: e世博

   叶辰顿时郁闷了,口袋里加起来不过三百多块,哪里有钱交智商测试费。我勒个去,总不能被轰出去吧?无奈道:“胖哥,那个……二百块,出个简单的测试题!”

    胖男一愣,闪电般的出手把叶辰手中的二百块抢了过来,照了照灯光,确定是真钞之后,满意的点头,竖起三根手指问道:“释迦摩尼和耶稣他们两个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他们两个头发一个大卷一个小卷!”叶辰嘿嘿一笑,迈着小步走了进去。身后的胖男一愣,顿时抓着头发百思不得其解,他悄声嘀咕:“奇怪了,释迦摩尼和耶稣不是同一个人吗?哪来的区别?”

16年前的夏天,一群20岁的中国小伙子惊艳登场,他们敢打敢拼,曾让阿根廷队蒙羞;他们被誉为超白金一代曾是让国人最骄傲的一支队伍,也是最令人扼腕的一支队伍。16年后,回忆过去,他们这样追忆当时。

  超白金一代是1981年年龄段球员,2001年世青赛惊艳世界,但是却折戟与04年奥运会预选赛。

  孙吉:200多个球员去国青,那会儿觉得真的太激烈了。那时候能够进入留下来的20多人名单已经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徐亮:我觉得我们这代人没有李铁他们那代好,张玉宁啊,李金羽那代。我觉得我们这代能力上不如他们强。

  王新欣:所有的新的理念的东西都是沈祥福教给我们的。我觉得是他救了我们,并不是我们当时天赋是最好的。

沈祥福:我觉得中国的球员始终要跟自己的发展相结合。需要有身体好的,有速度快的,还有头脑清楚的,不同的类型来组合。那时候接他们也是年轻教练一种激情。世青赛后他们得到了很多的赞誉。什么超白金一代,俱乐部一看可以打主力了。奖金也有了,工资也高了。没钱的时候他是在宽广的长安街上前进,有了钱就会进入支道。支路上呆多长时间,就取决于你还能不能回到长安街上。

  从甲A到中超,这批人都坚持了10年左右,有的还在踢,这是成功的。遗憾就是奥运会没出线。如果都不间断,他们在国家队也会有好的发展,那真是太完美的发展。

  胡兆军:沈祥福训练很累,一天和他最少见五次面。

  曲波:我们那会儿娱乐没有现在丰富,我徐亮、于涛还有领队唐鹏举我们一块下象棋。

  安琦:当运动员有个误区,以为钱好挣,其实不好挣。

  高明:从小进球队,自以为如何如何,没有和外界接触。一旦身边都是鲜花会膨胀的。

  于涛:2004年奥运会每一出线,对我们的打击大一点。中超也没有那么红火。联赛提高不大。

杨君:联赛那时候强队就是鲁能和大连。剩下的球队都没追求,也没有亚冠、足协杯的追求。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